万博亚洲官网app

参酌《史记》笔法寄寓士人悲情——《项脊轩志》“项脊生曰”刍议

  参酌《史记》笔法寄寓士人悲情——《项脊轩志》“项脊生曰”刍议_电子/电路_工程科技_专业资料。手, 还是 从作 者情 感表 达着 眼 , 这 段 文字都 起 到至关 重要 的作 用 , 决不 能等 闲视之 。 我 们首先 从文 章结 构 布 局 的角 度 来 看这 段 文 字 。一说 这

  手, 还是 从作 者情 感表 达着 眼 , 这 段 文字都 起 到至关 重要 的作 用 , 决不 能等 闲视之 。 我 们首先 从文 章结 构 布 局 的角 度 来 看这 段 文 字 。一说 这部 分 属 于全篇 “ 论赞 ” 部分 , 但 这 种 提 法并 不 确 切 。所谓 “ 论 赞” , 本 泛 指史 传 中所 附 的各类 评论 。唐 代 史学 家 刘 知 栽在 《 史通 》 中 曾专 列 《 论赞 》 一 篇讨 论 其 源流 , 清 代浦 起 龙在 诠 说刘 氏之论 时 云 : “ 论 谓篇 末 论辞 , 赞 谓论 后韵 语 。 ” ( 《 史通 通释 ?论 赞 》 ) 可见 论 、 赞本 是 两种 不 同文 体 , 且 在文 中的位置都 应 是在 篇末 。前者 姑且 不论 , 即就后 者而 言 , 在《 项 脊 轩志 》 中, 上引“ 项 脊生 日” 一 段并 不在全 文 最末 , 而 是在 “ 轩 凡 四遭 火 , 得不焚 , 殆有神护者” 与“ 余既为此志 , 后五年, 吾妻来归” 两段之间 。 乍看 之下 , 归有 光 的行 文 布 局似 乎 有 悖 于成 规 。但 细加 寻绎 , 就 会 发 现并 非如此 。 根据后文所述“ 余 既为此志 , 后五年 , 吾妻来归……其后六年 , 吾 妻死……其后二年, 余久卧病无聊 ……然 自后余 多在外 , 不 常居” 云 云, 不难发 现全 篇并 非 作 者 一 挥 而就 , 而是 陆 续 补 写 、 续 写 相关 内容 , ~ 呈 o 歪 第 o) 在前后间隔了十几年之后才终告蒇事。包括“ 项脊生 曰” 一段在 内的 前半 部分 , 虽然 有个别 细 节应 该 是 后 来 增补 的 ( 例 如在 提及 祖 母 曾以 期 ^ 先人象笏勉励 自己时说 : “ 瞻顾遗迹 , 如在 昨 日, 令人长号不 自禁 。 ” 显 然是在祖母去世以后才能有 的口吻) , 但其 主要 内容都应该是在嘉靖 三年( 1 5 2 4 ) 归 有 光 十九 岁 时 所 记 ( 归 有 光 于嘉 靖 七 年 与原 配 魏 氏结 总 第 ∞ Co 期 0 婚, 嘉靖十二年魏 氏去世 。参见张传元 、 余梅年《 归震川年谱 》 ) , 不妨 视之为初稿。而后半部分则要到十余年之后才陆续 补充完整 ( 关于归 有 光补 记 完 成 于何 时 尚有 争 议 , 此 处不 拟详 论 ) , 这 才 是 最终 的定稿 。 因此 , “ 项 脊生 日” 一 段 在归 氏十 九岁 完成 的初 稿 中确 实 被放 置 在全 文 最末 , 视 之为 “ 论赞 ” 也并 无不 可 ; 但 就 最终 定 稿 而言 , 就 不 能轻 易地 称 之 为“ 论 赞” 了。 随之而来 的疑问也就产生 了, 归有光在撰写初稿 时确 实恪守着 “ 论 赞” 的文体 规范 要 求 , 但 多 年 之 后 增 补 旧稿 , 为什 么 没 有将 原 先 的 “ 项脊生日” 一段移至篇末 , 依 旧作为全篇 的“ 论赞 ” , 而只是在旧稿 的 末尾续添上那么一段 , 以致从文体形式上看有违于常理呢? 考 其缘 由 , 恐 怕 与归 有光 在散 文 创作 中一 心追 摹 《 史记 》 有 很 大 的 关 系 。尽 管从 论 赞的起 源来 看 , “ 司马迁始 限以篇 中 , 各书一 论 ” ( 刘 知 畿《 史通 ? 论赞 》 ) , 《 史记 》 中不 少 以“ 太史 公 日” 形 式呈 现 的论 赞 内容 大多出现在各篇之末 , 但也有例外的情况。近人余嘉锡就 曾指 出: “ 太 史公以篇为卷 , 每卷 自为起 讫 , 即是一篇文 字。其 间或分或 合 , 或叙 事, 或 议论 , 本无 一定 之例 。遇其 意 有所 感 发 , 更端别起, 则称 ‘ 太 史公 日’ , 或在篇 首 , 或在篇 中 , 或在篇 末 , 本 无所 谓 序 与赞 也 。百三 十 篇之 中, 篇末有太史公 日者固多 , 然孟荀 儒林列传在篇首 , 天官书、 外戚世 家、 伯夷货殖列传在篇中, 而篇末无有 。循吏 、 酷吏 、 游侠 、 滑稽列传及 自序, 则一篇之 中, 前后两见 。 ” ( 余嘉锡《 太史公书亡篇考 ? 总论十篇 之 亡缺 第十 三》 ) 可见将 “ 太史 公 日” 部分 置 于篇 末虽 然是 常规 , 但 并 未 成 为《 史记 》 全 书的定规 , 司马迁有 时也 会根 据实 际需 要 而加 以灵 活 变 o) 通 。归有光 自 称“ 性独好《 史记》 ” ( 《 五岳山人前集序》 ) , “ 仆少好其书, 亟 第 ∞ 以为独有所悟” ( 《 与陆太常书》 ) , 因而寝馈其 中, 多次评点过《 史记 》 , 对 其 中的叙事 技巧及 章法布 局 多有 论 及 , 并 在 自己的创 作 过程 中加 以 借鉴, 甚 至 自诩说 自己的文 章 “ 中间反 复致 意 , 自以为得 龙 门家 法 , 可 与 知者道 也 ” ( 归有 光《 与王子敬》 ) 。后 人 评 说 归 氏创 作 , 也 多 着 眼 于 其 善 于参 酌《 史记》 笔 法 。如 黄宗 羲 《 郑 禹梅 刻稿 序 》 : “ 震 川 之所 以见 期 ^ 总 第 ∞ c o 期 、 / 重于世者, 以其得史迁之神也。其神之所寓 , 一往情深 , 而迂回曲折次 之。 ” 姚鼐《 与陈硕士》 : “ 归震川能于不要紧之题 , 说不要紧之语 , 却自 风韵疏淡 , 此乃是于太史公深有会处 。 ” 不约而同都强调归有光散文与 司马迁《 史记 》 在精神 、 风格等方面 的一脉相承 。《 项脊轩志》 “ 项脊生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项脊轩志被删结尾翻译